阿尔及利亚习俗,阿尔及利亚的习俗

2019-10-29 作者:更多所发生的   |   浏览(63)

与阿尔及利亚人见面时应问好,通行握手礼。握手、吃饭、递给别人东西时要用右手,因为伊斯兰教认为左手是不洁的。

阿尔及利亚地处非洲西北部,东临利比亚、突尼斯,南与马里。尼日尔和毛里塔尼亚相接,西与西撒哈拉、摩洛哥交界,北临地中海,隔海与法国和相西班牙望。面积238.174…

当今年2月布特弗利卡宣布参加原定于4月的总统选举、谋求第五次连任引起数次街头抗议时,对于平均每年应对500多次小规模罢工、游行与示威的阿尔及利亚政界精英而言,这不过又是一次小打小闹,成不了气候。没成想这一波抗议活动竟然演变为一场旷日持久的骚乱,并升级为搞垮总统的政治危机。

阿尔及利亚民主人民共和国(The 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Algeria),简称阿尔及利亚。它位于北非西部,面积238万平方公里,人口2346万人。居民中绝大多数是阿拉伯人。

在阿尔及利亚,茶是接待客人的饮料,他们喜欢饮用绿茶。应邀到阿尔及利亚人家里做客时,要给主人带礼品。伊斯兰教禁止饮酒,不要将酒作为礼品相送。来客人时通常女主人不露面。另外,有的人用手抓饭吃,甚至用手在汤中捞菜吃,这是他们的饮食习惯,不必大惊小怪。

阿尔及利亚地处非洲西北部,东临利比亚、突尼斯,南与马里。尼日尔和毛里塔尼亚相接,西与西撒哈拉、摩洛哥交界,北临地中海,隔海与法国和相西班牙望。面积238.1741万平方公里。人口二千多万。阿尔及利亚共有5个主要民族,国民大部分是阿拉伯人,有少部分卡比尔人、姆扎布、沙维亚人人。全国划分为48个省,下设市镇。阿尔及利亚首都设在阿尔及尔。阿尔及利亚的国语是阿拉伯语,国内通用法语。货币为“第纳尔”。

各方关注的是,示威民众的诉求能否得到解决?布特弗利卡的辞职是否意味着阿尔及利亚形势会以良性方式收场?

阿尔及利亚以逊尼派伊斯兰教为教,居民中穆斯林约占99%。阿拉伯语为国语,亦用法语和伯析尔语。1968年开始扒行阿拉伯化,渐以阿拉伯语作为官方语代替法语。

男女外出不要在公众场合牵手而行。不要用照相机拍摄戴头罩的女性。女性不要进电影院。

社交习俗:

和平示威

阿尔及利亚是世界上油和天然气的重要生产国和输出国之一,天然气量在非洲占第一位,化天然气出口量亦。

阿尔及利亚人性格豪爽,勇敢无畏,待人热情大方。所不同的是,他们与其他信仰伊斯兰教的部族相反,在这里,妇女不带面纱,且出人自由。而男子到了25岁左右,就要将全身用布遮住,只露双眼,行动也愈加谨慎。

阿尔及利亚人社交习俗可以这样概括:平时惯用布遮面,比起女子规矩大;北非阿尔及利亚,男子装素不开化;白色普遍受厚爱,喜欢龟、鹤和乌鸦;国民多信伊斯兰,祈祷斋月心中挂;虽然国产葡萄酒,饮酒却把禁令下。

最近阿尔及利亚突如其来的抗议风暴与政权更迭不禁让人联想起2011年席卷中东多国的“阿拉伯之春”。

阿尔及利亚1962年7月5日宣布独立,同年9月25定名为阿尔及利亚民主人民共和国。首都阿尔及尔是全国最大港口,自古为地中海交通要道,人称“白色之城”。化币:第纳尔。

阿尔及利亚人大多数为阿拉伯人,他们的饮食习惯与其他阿拉伯国家几乎完全相同。

在生活细节上阿尔及利亚人有如下特点:

从抗议的起因与口号来看,近期阿尔及利亚的反政府骚乱的确与8年前的所谓“阿拉伯之春”颇为相似。一方面,此次抗议中“生存与尊严”的口号反映了2014年以来阿尔及利亚实行的一系列经济紧缩政策导致物价升高,引起了低收入阶层的不满。另一方面,“不要第五任期”、“要共和制不要君主制”等口号表现出民众对于威权总统拒不放权的反感。

伊斯兰教对阿尔及利亚人的生活风俗影响颇大。每年伊斯兰教历的九月他们都要过传统的祭礼月—“斋月”。在阿尔及利亚,穆斯林还要在每天的中午、下午、黄和夜晚面向麦加方们祷告五次。此外,星期五是他们的日,这一天,都要到清真寺进行一次集体礼拜。礼拜结束后,他们就互道“色兰”,才一一离去。

阿尔及利亚人与其他信奉伊斯兰教国家的人有着较大的区别。阿尔及利亚妇女相对比较开化,男子却规矩很多。妇女不戴面纱,出入自由,无拘无束,而男子到25岁左右,就要将全身用布遮住,只露两只眼睛,行动也很谨慎。仍逢遇节假日接待宾客时,阿尔及利亚人惯用敬茶三杯之俗欢迎客人。按当地人的习惯,客人只有把茶喝完才算合乎礼节。

不过,阿尔及利亚的抗议民众并不情愿把最近的反政府活动与“阿拉伯之春”联系起来。英国市场研究机构HIS Markit的阿尔及利亚分析师吉拉尼·布迪亚夫在接受美国CNBC采访时称:“阿尔及利亚人并不希望本国像利比亚、叙利亚等‘阿拉伯之春’国家一样在事后面临内乱乃至战争”。

在称谓方面,阿尔及利亚人喜欢别人称呼他们的头衔加姓。他们的时间观念不强,对约会有迟到的习惯,认为这是自己的一种礼节风度。他们特别昵爱白色,认为白色是“和平”和“心灵纯洁”的象征。他们偏爱乌鸦,认为乌鸦象征着兴旺和吉祥,并具有一种奉献的高贵品质。他们对鹤更有一种好感,认为它美丽、华贵,象征着喜庆和长寿。喜欢乌龟,认为它温顺、善良,象征着吉祥和长寿。

由于20世纪八九十年代阿尔及利亚曾在反政府抗议与多党制改革后,出现宗教极端武装与军队十年交战的局面,造成超过20万人死亡,阿尔及利亚民众普遍惧怕历史再现。因此,近期阿尔及利亚的反政府活动在过程上比8年前突尼斯等中东国家的抗议要温和得多。抗议人士在“脸书”、推特等社交媒体上传播的动员口号普遍强调和平示威,抗议过程也较少出现暴力活动。

礼节礼仪:

动因

阿尔及利亚人在社交场合与人见面时,一般惯施握手礼,有时也施拥抱礼和贴面礼。称谓与问候,称呼来访者时总是在姓氏前加上头衔。专业职称也是广泛使用的。见面和告别时通常握手。男人之间与女人之间通常以互吻两颊作为欢迎的表示。款待与馈赠,进行访问时,先寒暄一番是被认为得体的,可以问候对方及其家庭,谈些其他客套话题,然后顺利地转向这次来访的话题。第二次去拜访时,送一件小礼物作为友谊的纪念品也是合宜的。约会与准时,事先约会是受欢迎的。准时赴约则并不受到普遍重视。交谈,恰当的话题:工业化的增长和土地改革。应回避的话题:政治问题和工业问题。

说起来,包括通货膨胀、吏治腐败与权贵滥权在内的弊政在阿尔及利亚长期存在。值得关注的是,该国缘何在2011年“阿拉伯之春”抗议潮中得以“独善其身”,却在8年后陷入动荡与危机?

饮食习惯:

笔者认为,之所以阿尔及利亚能在8年前“逃过一劫”,无外乎下列因素。首先,作为欧佩克第九大产油国,阿尔及利亚石油收入丰厚,自独立以来长期推行“地租经济”模式。政治精英将部分石油红利用于福利支出,从而换取民众对其威权统治的认可与忠诚。其次,90年代的内战阴霾可谓阿尔及利亚人记忆深处的集体伤痕。2011年的浪潮蔓延至中东多国时,不少阿尔及利亚人担心旧戏重演,害怕推翻现有政府所留下的政治真空会被伊斯兰政党势力所填补,从而引发后者与军方的对峙与交火。再者,2011年初阿尔及利亚发生零星抗议后,布特弗利卡总统较早承诺将会推行民主化改革,让并不希望发生动荡的阿尔及利亚人看到平稳变革的希望。

阿尔及利亚人在社交场合用餐是比较讲究的。喜欢餐桌陈设华丽和装饰美观。尤以对于现代服务中摆设餐巾和递送香巾等服务项目是比较欣赏的。他们对新鲜蔬菜很感兴趣。特别喜欢用咖喱作调料来制作菜肴。

然而,时至今日,阿尔及利亚政府的上述护身符尽数失效。其一,随着2014年以来国际油价持续走低,六成预算收入依靠石油出口的阿尔及利亚出现经济萎缩。2014至2018年,该国外汇储备从1920亿美元下降至800亿美元,致使高福利政策难以为继。其二,近年来沙特、阿联酋等地区大国在整个中东封杀以穆斯林兄弟会为代表的伊斯兰政党势力,及以“伊斯兰国”为代表的跨国的宗教极端武装节节败退,让不少阿尔及利亚人相信,伊斯兰政党势力正在地区范围内日渐势衰弱,即便本国的强人政权垮台,伊斯兰政党势力也未必能在阿尔及利亚境内趁势坐大。其三,民众对所谓的政治改革的不满情绪与日俱增。

阿尔及利亚杜勒格人是很少食肉的民族。他们主要的食品是骆驼奶和一些淀粉制品等。吃饭也不象其他穆斯林国家的人那样用手抓饭,而是使用汤匙做餐具。他们饮茶时,习惯放二三片新鲜薄荷叶在绿茶汤里,并加入些冰糖。这样喝起来,他们感觉既解渴又解暑,味道甜美。他们习惯吃西餐,对中餐也很乐于品尝。

继承人之争

阿尔及利亚人在饮食嗜好上有如下特点:

此次抗议的领导人之一穆斯塔法·布沙希早在布特弗利卡辞职之前就曾断言:“即使总统辞职也不会改变什么,所以抗议恐怕还会持续下去”。

注重讲究餐台设计,注重菜肴的色香味。

长期以来,年事已高且疾病缠身的布特弗利卡凭借参加反法独立战争、平定阿尔及利亚内战等政绩成为各派政治势力都能接受的唯一领导人选。4月2日布特弗利卡宣布辞去总统职位后,阿尔及利亚政坛面临的最大变数恐怕是继承人之争。

口味一般口味不喜太咸,爱酸、辣味。

目前有望临时接管政权的是现任阿尔及利亚上议院议长阿卜杜勒卡德尔·本萨拉。按照宪法,总统递交辞呈后,他将成为国家临时领导人,最长期限为3个月。然而,由于本萨拉是布特弗利卡的亲密盟友,他的上位恐怕难以平息多数抗议者的怒火,因而可能难以长期掌权。

主食以米饭为主,也喜欢吃烧麦、锅烙、蒸饺等食品。

其他可能接班的候选人大体上可以分为四类。第一类是以布特弗利卡幼弟萨义德·布特弗利卡为代表的总统家族成员。第二是以阿里·本弗利斯为代表的反对布特弗利卡的政权党干部。第三是以阿布德拉扎克·马克里为代表的反对党领袖。第四类是以拉希德·内卡兹为代表的深受部分年轻人欢迎的政坛新星。

副食爱吃牛肉、羊肉、鸡肉、鸭肉及蛋品等;蔬菜爱吃西红柿、黄瓜、洋葱、茄子等;调料喜用橄榄油、辣椒、盐、葱等。

鉴于当前政治精英的三大支柱——总统家族、军方和政权党分歧严重,加上三者内部罅隙不断(例如军中保守派与原本亲布特弗利卡的陆军参谋长艾哈迈德·盖德·萨拉赫分属不同派系),前两类候选人很难得到政治精英的一致同意。由于阿尔及利亚反对党不仅普遍存在组织能力弱、内部分裂严重等问题,而且在支持还是反对布特弗利卡的问题上摇摆不定,难获民心。至于第四类候选人,则很可能由于缺乏政治资源与执政资历而成为政治精英一致反对的对象。

制法对煎、炸、烤、炒、扒、熘、烩等烹调方法制作的菜肴偏爱。

未来无论何人继承大统,可以肯定的是,包括总统家族、军方和政权党在内的传统政治精英的长期存在或将成为阿尔及利亚政坛的常数,民众期待的实质性变革恐怕尚需时日。

中餐喜爱中国的清真菜和川菜。

更糟的是,未来一段时间里,阿尔及利亚各派政治势力恐怕会忙于党争,而无暇顾及经济发展与结构性改革。倘若如此,困扰阿尔及利亚的经济民生问题恐怕不会因为布特弗利卡的辞职而得到解决。从这个角度讲,后布特弗利卡时代的阿尔及利亚很可能会像“阿拉伯之春”国家一样无可避免地陷入“革命负效应陷阱”。

菜谱很欣赏拌素菜、焖鸭、烤羊肉、香酥鸡、葱炒鸡片、炸茄盒、烹羊肉条、咖喱牛肉、烤羊肉串、扒牛肉、煎鸡蛋、干炒牛肉丝等风味菜肴。

(作者系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研究员)

水酒喜欢喝矿泉水、绿茶以及咖啡等饮料,有个别人来中国也喝啤酒。

果品喜欢吃香蕉、枇杷、荔枝、西瓜、苹果等水果,干果爱吃腰果等。

信仰忌讳:

阿尔及利亚信奉伊斯兰教的人占全国人口的绝大多数,故伊斯兰教也为国教。仅有1%的人信奉基督教和犹太教。伊斯兰教“斋月”在阿尔及利亚人眼里是十分重要的。按教规规定从日出至日落的整整一天时间里,水米是不能沾的。

阿尔及利亚虽是葡萄酒主要生产国之一,产品也畅销世界80多个国家和地区,可是,他们自己国家的商店里却不卖酒,家庭不饮酒,就连酿酒工人也没尝过酒的滋味。这主要是因为他们是伊斯兰国家,教规严禁教民饮酒。他们忌讳左手传递东西或食物。认为左手下贱、肮脏,所以,使用左手是极不礼貌的。他们不喜欢谈论政治和工业带来的问题。

伊斯兰教徒禁食猪肉,忌讳使用猪制品。自死动物肉、血液、海参、蟹等也禁食;还不吃姜和带腥味的食品。

本文由全球彩票注册平台|环球彩票app下载-首页发布于更多所发生的,转载请注明出处:阿尔及利亚习俗,阿尔及利亚的习俗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