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比成绩更重要,状元与名字的趣事

2019-11-03 作者:五福手势人工   |   浏览(120)

洪武四年辛亥科,是明朝开国后的首次会试。春试者一百八十九人,原拟的状元是郭种。由于此人貌不压众而被降为榜眼,另点吴伯宗为状元。 正统元年丙辰科,大学士杨士奇拿着自己拟定的一甲三人的考卷上殿宣读,想把周旋定为状元,就在殿前打听周旋相貌如何。有位在场的浙江官员以为问的是“周?”就回话说:“又白皙又高大。”于是周旋就被定为状元。等到唱名时,周旋一亮相,很是丑陋,弄得满朝怅然,原来周旋与周?不仅读音相近,又都是浙江人。前者温州人,后者淳安人。浙江官员的一场误会,倒保住周旋的桂寇。 正统四年己未科殿试,读卷大臣初拟张和为状元,英宗特派贴身太监到张和寓所去看看他的长相。太监回报说:张和有一只眼睛有毛病。于是张和被降至二甲第一,而将施提为状元。 成化十四年戊戌科殿试毕,阅卷大臣们翻来复去搞了一整天,没有发现堪称状元的压卷之作。最后,首席大学士,四川眉州人万安翻出了江西泰和人曾彦的卷子,大为赞赏,并让诸人传阅。大家看后也都佩服,说文章可称第一,但不知其相貌如何。按当时的做法,确定名次的头天晚上,要召集全体新进士到内阁办公厅,一一点名看其仪表。当喊到曾彦时,万安特地注意观察,觉得他生得俊秀伟岸,大有鹤立鸡群之势,就高兴地对其他阅卷官说:“状元可以定也!”遂确定曾彦为首选。但等到正式唱名的那天,曾彦再站出来,却是满脸髭须,其貌不扬,跟头天晚上看的大不一样。令万安惊愕,退朝后取出曾的卷子来看,文章也变得平淡无奇。又让阅卷诸公传阅,大家也觉得文章变味了。难道有障眼法?他们惊叹许久,最后只好解释为神明暗中相助,曾彦点状元是天意。其实,这现象在今天看来,很好解释,万安当年已六十多岁,老眼昏花。阅卷那日忙了一天,找到曾彦卷后,已十分疲劳了。在头脑不甚清醒的情况下,容易作出错误的判断。晚上在烛光下看相貌时,未必看得真切,甚至可能错看了人。至于其他阅卷官,大多数只是附和,少数有不同看法的也不便说出来。《明史.万安传》说他好结交内侍,拉帮结派,排斥异己,而且“每遇试,必令其门生为考官”。看来,哪里有什么神明相助,只不过是一个昏聩的老头子办了一件糊涂事而已。 科举时代,无奇不有。不少状元就沾了姓名的光。 天顺四年庚辰科。殿试卷阅完后,大臣们初拟祁顺为状元。选好了头十名卷子,正准备进呈英宗审定,在宫中碰上了司礼太监。太监问第一名是谁,回答说:“祁顺。”太监说:“祁顺定在第一,其考卷肯定高人一筹;但传胪唱名时,这名字与皇上的名字读音相近,恐怕不太好吧!”众阁老一听愕然,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们便将第二名王一夔的考卷放在第一,而将祁顺的考卷远远地插在二甲考卷之中。结果王一夔当了状元,祁顺排在二甲。祁顺是广东人,后来位至知府,王是江西人,官至工部尚书。两人的名声与地位之差,在很大程度上受了这件事的影响。 弘治九年丙辰,朱希周被点为状元。也是由于弘治帝对他的名字感兴趣。 嘉靖二十三年甲辰科,阁臣们原拟的状元是吴情。世宗朱厚?一听就反感,“什么?无情?无情之人怎么能够放在第一!” 吴情倒霉就在姓吴,“吴”与“无”字同音。那么换成谁呢?大臣们不便作主,朱厚?犹豫之间猛一抬头,发现高悬的殿幡结成了一个雷字图案,而且头天晚上做梦听见过雷声,于是照他老祖宗的做法,非要在进士中找一个姓名带“雷”字的不可。这一科中还真有一个叫“秦鸣雷”的人,结果算他交了好运被点为状元,而降吴情为探花(见《罪惟录》志传十八及《明代科举考试述录》第324页)。

自隋朝创立科举考试,历经唐宋直到明清,延续了一千三百多年,是封建社会后期重要的选官制度。但是在科举历史上,有些人“金榜题名”做状元,并不是因为成绩特别优异,而只是因为皇帝或主考官特别看中了他们的名字;有的人落第,也不是因为成绩低劣,只是皇帝或主考官讨厌他们的名字。历史上的状元常常出现“名字比成绩更重要”的奇闻趣事。

自隋朝创立科举考试,历经唐宋直到明清,延续了1300多年。但在科举历史上,有些人金榜题名做状元,并不是因为成绩特别优异,而只是因为皇帝或主考官特别看中了他们的名字。历史上的状元常常出现“名字比成绩更重要”的奇闻趣事。

唐朝藩镇割据的原因?唐朝为何解决不了藩镇割据?

刘秀皇后阴丽华为何成了古人娶妻的最高标准?

好战的民族:阿拉伯帝国称雄欧洲五百年

唐睿宗景云三年,是一个改过三个年号的奇特年份。可睿宗感到“景云”还是不太吉祥,没过多久就改为道家气味颇浓厚的“太极”。到了八月间,无能的睿宗感到难以君临天下,就把皇位让给了儿子李隆基,自称太上皇。李隆基当了皇帝,又把这一年的年号改为“先天”,这个年号也颇有道家气味。李隆基被尊为玄宗,死后不久被尊为太上至道圣皇天帝,更具有道家气味。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唐代的皇帝姓李,道教所尊奉的始祖老子也姓李,他们就附会说自己是老子的后代,因而道教在唐代十分受重视,年号和尊号有道家气味也就不奇怪了。

唐睿宗景云三年,是一个改过三次年号的奇特年份。但睿宗仍感到“景云”不太吉祥,所以没过多久就将年号改为道家气味颇浓厚的“太极”。到了八月间,睿宗传位给儿子李隆基,李隆基又将年号改为“先天”,也颇有道家味道。因为唐代的皇帝姓李,与道教所尊奉的始祖老子同姓,因而附会自称是老子的后代,因而道教在唐代十分受重视。这一年录取的状元常无名,就因名字与道家颇有关系而沾了光。“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这不寻常的名字出自道教重要经典《老子》的第一章,在信崇道教、尊崇老子的时代,这个名字特别讨巧,因而一下子被看中成了状元。但靠名字而成为状元,基础毕竟不牢靠,此后他并没有做出什么成绩,始终只是个无名之辈。

这一年录取的状元常无名,就因为他的名字和道家颇有关系而沾了光。姓常又以“无名”为名,自有不寻常的来历:“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这不寻常的名字出自《老子》第一章,在信崇道教、尊崇老子的时代特别讨巧,因而被看中了,一下子就成了状元。

明洪武十八年的状元本应是花纶,但等到拆号唱名的时候,朱元璋却说自己夜做一梦,状元姓丁,不姓花。主考大臣们随即翻阅试卷,找出个本是太学生、名次较后的丁显。朱元璋说,姓丁名显,自然应“显”。本来毫无希望的丁显竟成了状元。这个幸运的丁显,与朱元璋并非沾亲带故,也不曾写过惊人诗文,朱元璋是否真有如此一个梦也难以查考。从多种史料推测,真正的原因恐怕在于朱元璋晚年多猜善忌而又自以为圣明。他猜忌大臣,很多功臣武将因此不得善终。他怀疑阅卷大臣玩弄把戏,拉私人关系,所以特地挑出个丁显,以显示自己至明至圣,洞察一切。可笑的是,这个丁显后来也没有“显”示出多少才干。

明洪武十八年的状元本应是花纶,但等到拆号唱名的时候,朱元璋却说,我夜做一梦,状元姓丁,不姓花。主考大臣们随即翻阅试卷,找出个名次较后的丁显。朱元璋说,姓丁名显,自然应“显”,状元就应当他做。这个幸运的丁显,与朱元璋并非沾亲带故,也不曾写过惊人诗文,朱元璋是否真有过那么一个梦也难以查考,从多种史料推测,真正的原因恐怕在于朱元璋晚年多猜善忌而又自以为圣明。他怀疑阅卷大臣玩把戏,拉私人关系,所以特地挑出个丁显,以显示自己至明至圣,洞察一切。

朱元璋的儿子明成祖朱棣也多少继承了他的流风余韵。永乐十三年乙未殿试,考官想取顾文秸为状元,因为“秸”字生僻少见,就改取洪英而代之。洪者,合了太祖朱元璋洪武年号,英字则可作“英豪”“精英”等褒义解释,自是胜过前者百倍。永乐十六年的状元是李马,唱名的时候,随侍的太监听到不太雅观的“马”字,不觉失声而笑。皇帝也忍不住笑了,这次却说:“这是一匹好马。”但他也感到“马”字不雅,于是提笔在“马”旁加了个“冀”字,赐名李骥,希望其以后能一日千里地为他效命。永乐二十二年甲辰殿试时,原拟取孙曰恭为状元。明成祖看了摇头,说“曰恭”二字合起来是个“暴”字,于是降为探花,状元换成邢宽,说“宽”恰与“暴”相反。因为永乐帝从侄儿手中夺得帝位,排除异己的手段极其残暴,所以就特别忌讳“暴”字,孙曰恭因此失去了状元。

朱元璋的儿子明成祖朱棣也多少继承了他的流风余韵。永乐十三年乙未殿试,考官想取顾文秸为状元,因为“秸”字生僻少见,就改取洪英而代之。洪者,合了太祖朱元璋洪武年号,英字则可作“英豪”、“精英”多种褒义解释。洪英做状元自是胜过前者百倍。

有的名字本来很好,但生不逢时也可能失去状元。明英宗天顺四年殿试,状元本是祁顺,这个姓名连起来就是祈求顺从、孝顺,要说符合君主专制对臣民的要求,没有比它更贴切恰当的了。然而不幸的是,祁顺与英宗的名字祁镇相近,传胪唱名多所不便,于是状元就换成了王一夔。明嘉靖二十三年甲辰科预定的状元是吴情,却因名字谐音是“无情”,而与状元失之交臂。皇帝们选状元表面上非常认真,实际上却常常如同儿戏,喜怒无常。

永乐二十二年甲辰殿试时,原拟取孙曰恭为状元。明成祖看了大摇其头,说“曰恭”二字合起来是个“暴”字,于是降为探花,状元换成邢宽,说“宽”恰与“暴”相反。因为永乐从侄儿手中夺得帝位,很多大臣不服,他就大开杀戒,排除异己的手段极其残暴,所以就特别忌讳那个“暴”字,孙曰恭就因此失去了状元。邢宽,不就是“刑政宽和”吗?好!于是邢宽稀里糊涂地成了状元,他大概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姓名竟会和刑罚连在一起。

清代因名字谐音而失去状元位的也不少。顺治十二年,本拟定的状元是太仓人王揆,唱名的时候,顺治却因读音想起了《王魁负桂英》这个流传极广的剧本。剧中王魁忘恩负义,在桂英资助下中了状元后,以曾与妓女桂英厮混为耻,就设计把桂英杀了。顺治听到高唤王揆,就开玩笑说:“是负心的王魁耶?”这下可不得了,王揆马上就被抑为第三甲。同治七年,江苏人王国钧殿试成绩优异,被初定为一甲。国钧这个名字,从字面上看是不错的,国钧者,国家重任也。白居易《赠樊著作》中就有“卒使不仁者,不得重国钧”之句。但慈禧太后看了很不高兴,因这三个字与“亡国君”相谐,王因此被抑置三甲,蹉跎以终。

明嘉靖二十三年甲辰科,预定的状元是吴情,殊料这个名字听起来像是“无情”。无情的人自然不能做状元,只好换。阅卷大臣正在争论中,嘉靖帝却发话了,他说夜里做了个梦,西北方的天上响雷,这必然是状元出在西北的征兆。嘉靖帝是真做了这么个梦,还是想起来朱元璋这个老祖宗梦见姓丁的该做状元的故事,这不重要,因为问题的实质不在梦之真假,而在皇帝们选状元表面上非常认真,实际上却常常如同儿戏。阅卷大臣把试卷翻到近第三百名时,找出个秦鸣雷,再一查籍贯,他是陕西人。陕西是古代秦地,秦地正在西北方。嘉靖帝说,他的梦就应在这个秦鸣雷身上,秦鸣雷因而成了状元。

有的人名字吉利、吉祥,就交了好运。顺治十六年,昆山人徐元文,考试成绩虽在前列,却并非优等,只是顺治帝认为他名字好,仪表也好,特把他定为状元。传胪之后,顺治帝又亲自召见徐元文,赐给他的冠戴“优于旧典”。因为顺治帝特别钟爱,徐元文官运亨通,后来当了宰相。乾隆五十四年的殿试,乾隆帝审看主考大臣们呈上的前十名卷子,看到胡长龄的名字,就开玩笑地说:“胡人乃长龄耶?”乾隆帝这时已经79岁,正盼望长龄,要借胡长龄名字的吉祥,亲定他为状元。

有的名字本来很好,可生不逢时也可能失去状元。明英宗天顺四年殿试,状元本是祁顺,这个姓名连起来就是祈求顺从、孝顺,按说符合君主专制对臣民的要求,没有比它更贴切恰当的了。然而不幸的是,祁顺与英宗的名字祁镇相近,传胪唱名多有不便,于是状元就换成了王一夔。

殿试考生因名字吉祥大得其福而中状元的,要数清朝的最后两位状元。光绪二十六年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慈禧太后和光绪帝仓皇逃往西安避难,后经李鸿章签订了《辛丑条约》,慈禧太后才又回到北京。“风景不殊,举目有山河之异。”在这内外交困,惊魂刚定的时刻,慈禧心里很不是滋味。此时一些文武官员为了讨好这位“老佛爷”,在光绪二十九年的殿试取王寿彭为第一名。因慈禧太后的生日即所谓的“万寿节”。光绪三十年清廷举行了历史上最后一届殿试,慈禧太后钦点状元刘春霖一事,则更具有闹剧色彩。当时8位阅卷大臣拟定的金榜排名单为:一甲一名朱汝珍,一甲二名刘春霖,一甲三名商衍鎏……头十名的名单递到慈禧手中,当她看到第一名朱汝珍的名字时,她就开始皱眉头。“朱”姓与广东籍贯,让她联想起了太平天国的洪秀全、戊戌变法的康有为、梁启超及革命党人孙中山等。加上她害死过珍妃,对“珍”字也颇为敏感。再看第二名刘春霖,首先籍贯就好,“直隶肃宁”,当时天下大乱,正当“肃宁”,名字也吉利,时值大旱,谁不盼望着下点“春霖”并留住“春霖”?另外,刘春霖这人书法不错,曾受人之托,为慈禧太后抄过《金刚经》之类的作品。于是慈禧便将刘春霖钦点为最后一科状元。

清代因名字而失去状元的也不少。顺治十二年,本拟定的状元是太仓人王揆,唱名的时候,顺治却因读音相同想起了《王魁负桂英》这个流传极广的剧本。剧中王魁忘恩负义,在桂英资助下中了状元后,感到曾与妓女桂英厮混,太丢人了,就设计把桂英杀死了。顺治听到高唤王揆,就开玩笑说:“是负心的王魁耶?”这下可不得了,王揆马上就被抑为第三甲。

同治七年,江苏人王国钧殿试成绩优异,被初定为一甲。国钧这个名字,从字面上看是不错的,国钧者,国家重任也。白居易《赠樊著作》中就有“卒使不仁者,不得重国钧”之句。但慈禧太后看了很不高兴,念了王的姓名说:“好难听。”因为这三个字与“亡国君”相谐,实在大不吉利。王因此被抑至三甲,蹉跎以终。

本文由全球彩票注册平台|环球彩票app下载-首页发布于五福手势人工,转载请注明出处:名字比成绩更重要,状元与名字的趣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