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鄱阳湖,鄱阳湖之战

2019-11-03 作者:五福手势人工   |   浏览(59)

张子明走后,终于幡然醒悟!想起先前的忠告,觉得实在有道理,于是迅速调回在庐州前线拼死作战的、常遇春统帅的主力大军,并传令应天各军事部门做好出征准备。 ◎康郎山之战&朱元璋第一次遇险和韩成代死 龙凤九年的七月初六,朱元璋带领右丞徐达、参知政事常遇春、帐前亲军指挥使冯国胜、同知枢密院事廖永忠、俞通海等着名将领各率将士,总计20万舟师,会聚龙江,行祭纛旗,然后浩浩荡荡地出发,逆流而上,向着前方江西进发。当时陪侍朱元璋的儒士有刘基、陶安、朱升和夏煜等也一同随军出征。 舟师行驶了9天,过了安庆的小孤山,江流湍急,一阵大风刮来,帐前亲军指挥使冯国胜乘坐的船只把控不住,一下子给弄翻了。众人竭力抢救,事实上也并无大碍,但迷信十足的朱元璋却觉得很不吉利,命令冯国胜立即返回应天,不用上前线了。 出行的第10天即七月十六日,朱元璋队伍来到了长江与鄱阳湖交界处的湖口。湖口在鄱阳湖的东北岸,而先前派张子明到应天求救的朱文正镇守的洪都正位于鄱阳湖西南方的平原上,也就是说要想到现场直接援救朱文正他们,还有一大段的路要走。就在这时,朱元璋下令,立即停下,派指挥戴德率领一支军伍屯守在泾江口;另外派一支队伍驻扎在南湖嘴,这样一来就将陈友谅的归路给切断了;另外再派人去调集信州守军守住武阳渡,防止陈友谅向西逃跑。 从这样的军事战术布置来看,朱元璋来了一招“”或言“关门打狗”,确实要比陈友谅棋高一筹。陈友谅东进时只顾“头”,不顾“尾”,自己从武昌过来,鄱阳湖湖口等是必经之路,却居然没有设兵把守,这就等于将机会让给了敌人。 再说此时在洪都城下已经“逗留”了85天的陈友谅,听说朱元璋大军前来救助了,瞧着眼前这座城池一时半会儿又拿不下来,心里变得更加焦躁不安了,万一“猪腰子脸”从后方包抄过来,自己的军队就会在洪都城外处于腹背受敌的尴尬状态,弄不好还会全军覆没。这可如何是好?想来想去,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赶紧撤军! 陈友谅带的是水师,走的是水路,从洪都城下撤军最为便捷的方法就是沿着来时的水路,先东撤到鄱阳湖里,然后再回到长江里。可当他们从洪都撤退且开始东向行军时,鄱阳湖里迎面而来的恰好是自己的宿敌朱元璋军。而此时朱元璋正以逸待劳,给广大将士们做战前动员:“两军相斗勇者胜,陈友谅久围洪都,今闻我师至,而退兵迎战,其势必死斗。诸公当尽力,有进无退,剪灭此虏,正在今日!” 七月二十日,两军相遇康郎山,当时陈友谅的汉军大约有60万,船大且处于上流。望见黑压压的军阵,朱元璋心里清楚,就自己带的这些军队哪能抵挡得对方,但战场上主帅千万不能怯阵,战斗更重要的是士气,而士气就来自于主帅的鼓励或言“忽悠”。想到这里,他就跟诸将说:“你们别看陈友谅人多势众,船只也比咱们强,但实际上这些大船相互连着不利于作战啊,进也不方便,退则更困难,我看我们就能打败他们。”随后下令,将水师分为11队,每队配以火器、弓弩,按序排列,在接近陈友谅船只时一起先发火器,再射弓箭,等到够得着敌舰时再爬上去,展开短兵相接的格斗。 第二天也就是二十一日,徐达、常遇春、廖永忠等各自率领军队冲入敌阵,展开激烈的拼搏。一时间,“呼声动天地,矢锋雨集,炮声雷,波涛起立,飞火照耀,百里之内,水色尽赤”。徐达身先士卒,奋勇杀敌,仅他一人就杀了1 500个敌人(战乱中不知这数字是如何统计出来的,笔者怀疑明朝官方在吹牛),还缴获了一条陈军战舰。俞通海接着跟上,利用顺风发射火炮,焚毁敌舟20多艘,杀死或溺死敌人无数。 可陈友谅军中的火炮也不是吃素的,他们立马进行对射,好多好多朱元璋的船只被轰得粉身碎骨,元帅宋贵和陈兆先等相继阵亡。徐达正在搏斗格杀时,乘坐的战船突然起火了,且火势迅速地蔓延开来,这下他可忙坏了,一边救火,一边还要杀敌。朱元璋见状,急忙命令援军赶赴过去救援。徐达乘着援军到来的有利时机,从内往外杀,援军从外往内杀,这下终于将敌兵给杀退了。而就在这期间,陈友谅骁将、太尉张定边经过观察后,终于发现了朱元璋乘坐的指挥船——“白海”船,随即他迅速地靠拢过来。朱元璋一看大势不好,赶紧溜吧,可哪知“白海”船搁浅了,动弹不得。好家伙,这下可以逮住“猪腰子脸”了!听到张定边的“惊人发现”后,陈友谅命令船舰从四面八方靠拢过去,形势十分危急。 这时有个指挥叫韩成的急匆匆地来到了朱元璋的指挥舱内,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叩了一个响头,然后声泪俱下地说道:“主公,我跟随您这么多年,您对我恩重如山,我无以回报。现在您有难,该是我尽忠的时候了,您就让我来代您指挥一阵吧!”据说当时朱元璋很犹豫,说是不忍心在这么危险的时刻让手下代替自己,说白了就是替死。而人称这个韩成长相酷似朱元璋,也就是“猪腰子脸”,只要他坐在指挥船上,肯定能吸引敌人的注意力,这样就给主公朱元璋创造了逃生的机会。朱元璋当场被感动得热泪盈眶,想想也没有别的办法可以让自己脱险了,只好含泪将袍服冠冕跟韩成换了。再说易装之后的韩成站在船头上,一会儿挥动左臂,一会儿挥动右臂,假模假样地指挥起军队来了,过了一阵,看看自己周围的汉军越来越多,最终他投河自尽了。 张定边将士目睹了这一幕,还真以为是朱元璋死了,开心地齐声高呼,攻势顿时松懈下来。这时常遇春刚好赶来救主,见到张定边,拉开弓箭便射。中箭后的张定边立马开始撤退,而就在这个时候俞通海率领水师将士也赶到了,真是无巧不成书,一直被搁浅的朱元璋乘坐的船只恰巧遇到一个大浪,船舰终于能启动了。众将保护着朱元璋,边战边退。而廖永忠则率领一路水师,拼命追赶张定边,乱箭齐发,陈军将士死伤一大片,就连主将张定边也身中了百箭,最后捡了条小命,溜回了大本营。 再说逃离险境的朱元璋忽然发现猛将常遇春不见了,叫人赶紧回去找找。手下人说:“主公,不用找了,常将军刚刚救您时一不小心将自己的船舰也给搁浅了。”朱元璋下令立即回头去救。可搁浅的大船没有大水,来再多的人也没有用啊。正在大家一筹莫展时,从上流漂流下来的败退战船又恰巧撞上了常遇春的船只,一下子将它撞出了浅滩,这样一来反倒使得常遇春也脱险了。不过此时天色已经昏暗,战斗了一天的双方将士都精疲力竭了,只得鸣金收兵,欲想分出输赢,只能等待明日再战了。

鄱阳湖之战

公元1363 年7 月,朱元璋率水军战舰由江 西松门赶到湖口,发现他的老对头陈友谅已将全部水军撤到鄱阳湖里,湖口空无一人。他不觉暗暗高兴,对身边的军师刘基说:“这呆头鹅又失算了,湖口是鄱阳湖流入长江 唯一出口,我扼住了湖口,等于扼住了他的咽喉,这一仗,他输定了。”

至正二十三年七月,在朱元璋统一江南之战中,朱元璋率军在鄱阳湖击败陈友谅军的着名水战。

图片 1

是年二月,张士诚派吕珍军围攻小明王的最后据点安丰。安丰粮尽援绝,刘福通战死,安丰告急。朱元璋虑及到安丰系应天屏障,救安丰就是保应天,遂于三月率兵渡江救安丰。三战三捷,吕珍败逃。陈友谅江州兵败后,伺机收复江西,乘朱元璋率主力往救安丰,江南空虚之机,于四月亲率主力号称60万,水陆并进,于十一日围攻洪都。占领吉安、临江、无为州。洪都地处赣北平原,位于赣江下游,由赣江向北经鄱阳湖与长江相连,军事地位甚为重要。为了进攻洪都,陈友谅特地制造了数百艘巨舰,外饰红漆,舰高数丈,上下三层,每层都设置有上下相通的走马棚,下层设板房作掩护。有橹几十只,橹身裹以铁皮。上下层住人,互相听不见说话。据传,大的可载3000人,小的可载2000人。陈军登陆后,即对洪都发起猛攻。朱元璋军都督朱文正与参政邓愈、元帅赵德胜、指挥薛显、元帅牛海龙等诸将拒守各城门。陈友谅军全力攻城,赵德胜、牛海龙等先后战死,朱元璋军伤亡惨重,但城中军民死守洪都。洪都被围累月,与外阻绝,消息不通。六月,朱文正派千户张子明向朱元璋告急。

“呆头鹅”是朱元璋讥讽陈友谅的口头禅。他们原来都是元末农民起义军的领袖,在和元军作战中,曾是同一战壕里的战友。元朝政府被打垮后,他俩为争夺天下成了冤家对头。3 年前,陈友谅率水军战舰从江 州 沿江 东下,逼近朱元璋占据的应天,企图一举消灭朱元璋。朱元璋令部将康茂才用诈降计,诱使陈友谅进入他的埋伏圈,把陈友谅打得落花流水。陈友谅坐了小船,拼死突围,才逃了条命。他的指挥船也被朱元璋夺了。陈友谅逃得仓惶,将康茂才写给他的诈降信遗于船上。朱元璋拿着这封信笑了起来:“陈友谅真是呆头鹅,愚蠢到如此地步,哪有不败之理!”但陈友谅这呆头鹅并不服输。他养精蓄锐,决心要报这个仇。不久前,他接到探子奏报,张士诚围攻红中军首领小明王,朱元璋亲自领兵去安丰救援去了。真是天赐良机,陈友谅集中兵力60 万人,决定乘虚东下, 先攻朱元璋军据守的洪都,再从九江 顺流而下直捣应天,洪都统帅是朱元璋的亲侄子朱文正,他率领土卒,据城死战,陈友谅攻城三个月都没攻破。这三个月给朱元璋赢得了时间,他迅速击退了张士诚,把小明王迎到滁州居住,随即将所有能够调动的部队全部集中到应天,总计兵力20 万人,由他率领开赴江 西援救洪都。陈友谋久攻洪都不下,听到朱元璋来了的消息,便撤围东下,进入水面空阔的鄱阳湖迎战。

朱元璋得报后,急命正在围攻庐州的右丞徐达、参知政事常遇春回师驰援,并于七月初六,亲领帐前亲军指挥使冯国胜、同知枢密院事廖永忠、俞通海等,与之会合率舟师20万,往救洪都。七月十七日,朱元璋率军进至湖口,为了把陈友谅困于鄱阳湖中,以便与之决战,朱元璋派指挥戴德率部屯于泾江口。复以另一部屯南湖嘴,切断陈友谅的归路。同时派人调信州兵守武阳渡以防陈军逃跑,朱元璋则亲率舟师由松门,进入鄱阳湖。

再说军师刘基听朱元璋骂陈友谅是呆头鹅,流露出轻敌情绪,觉得有必要提醒他,就说:“陈友谅违逆天意,必败无疑。但是,他有60 万兵力,我们仅20 万,斗败他还得一场血战。他从洪都退入鄱阳湖,并不是胆怯,而是自恃水军比我们强大,妄图以已之长攻我之短。他造了几百艘战船,大船可客3000 人,小的也能容2000 人。新招募的甲士也都进行了训练,勇敢善战。

时陈友谅已围洪都85天,久攻不下,士气沮丧。得知朱元璋大军来援,即于十九日撤洪都之围,东出鄱阳湖迎战,一十日,两军在康郎山水域遭遇。陈军“舟大,乘上流,锋甚锐”。朱元璋告谕诸将说:“两军相搏勇者胜。友谅久围洪都,今闻我师至而退兵迎战,其势必死斗,诸公当尽力,有进无退,剪灭此虏,正在今日。”诸将受命之后,均奋勇作战。陈军以巨舰列阵,迎战朱军。朱元璋对诸将说:“彼巨舟首尾连接,不利进退,可破也。”于是,把水军分成11队,每队配备大小火炮、火铳、火箭、火蒺藜、大小火枪、神机箭和弓弩等。并令各队接近敌舟时,先发火器,再射弓弩,靠近敌船时则短兵格斗。

咱们尽是一些小船,论实力比陈友谅差得多,万万不能轻敌呀!”

七月二十一日,双方主力开始交战。朱元璋派徐达、常遇春、廖永忠等率军进击一时“呼声动天地,矢锋雨集,炮声雷鞫,波涛起立,飞火照耀百里之内,水色尽赤,焚溺死者动一二万”。激战中徐达身先士卒,率部勇猛冲击,击败陈友谅前军,毙敌1500人,缴获巨舰1艘,军威大振。未几,俞通海乘风发炮再败陈友谅军,焚毁陈友谅战船20余艘,陈军被杀及溺死者甚众。朱元璋军也伤亡惨重。这时,徐达座舰着火,陈军乘机猛攻,幸赖朱元璋及时派舰支援,才将陈军击退。陈友谅军骁将张定边,为扭转不利战局,率部猛攻朱元璋所乘指挥船,指挥船规避时,忽然搁浅,陈军乘机围攻,朱军士兵竭力抵抗,陈军不能靠近。激战中朱军指挥韩成、元帅宋贵、陈兆先等相继阵亡。危急中,常遇春射中张定边,俞通海、廖永忠又以轻舟飞速来援,张定边见朱军来势凶猛,引军后退,朱元璋才得以脱险。廖永忠见张定边后退,便率轻舟追击,张定边又一次中箭受伤。战至日暮,双方鸣金收兵。 朱元璋初战获胜之后,恐张士诚乘虚进袭后方,命大将徐达回应天坐镇,以防不虞。

朱元璋望着茫茫无边的鄱阳湖,但见远处水面上。陈友谅的大战舰,黑压压一片犹如湖中突出的岛屿一样,船上的灯火,映得湖水通红,隐隐约约,还传来鼓号声。朱元璋不禁皱起了眉头,他问刘基:“那么,依你之见,如何才能击败陈友谅这呆头鹅呢?”刘基说:“打胜仗的诀窍无非是勇谋二字,主公智勇双全,陈友谅有勇无谋,怎能跟你匹敌呢?”

二十二日,朱元璋亲自布阵,准备决战。陈友谅率全部巨舰出战,联舟布阵,旌旗楼橹,望之如山。而朱军舟小,不能仰攻,连战三日均受挫。激战中,右军被迫后退,朱元璋连杀队长10余人,仍不能止。这时,部将郭兴向朱元璋说,并非将士不用命,而是由于舟小敌不过陈军大舰,建议采用火攻。朱元璋采纳了这一建议,乃命用7艘船满载火药,扎上草人,穿上甲胄,并持兵器,由勇士驾驶,偷袭陈军。黄昏时,火船趁东北风逼近敌舰,顺风纵火,风急火烈,扑入陈军阵内,焚陈友谅巨舰数百艘,一时,烈焰飞腾,湖水尽赤,陈军死伤过半。陈军骁将、陈友谅之弟陈友仁、陈友贵及平章陈普略等均被烧死。朱元璋又乘势挥军猛攻,毙敌2000余人。朱军也有损失,5名将领战死。

朱元璋仔细品味刘基的话,忽然大悟,拍了个巴掌,说:“对了,我们船虽小,但胆儿勇气不小,只要将士个个不伯死,又肯用计谋,就不伯陈友谅船儿大!”他转身吩咐亲兵:“弄几尾湖鱼煮煮,再开几坛好酒,把徐达、常遇春、廖永忠一干将领统统叫来,我要和他们饮个痛快!”

皓月当空,朱元璋和诸将坐在小船上,饮酒食鱼聊天闲叙。晚风习 习 ,湖水拍岸,小船在波浪里颠簸着。朱元璋指指被夜幕染得灰蒙蒙的湖水,长叹一声,说:“这回跟陈友谅这呆头鹅开战,打胜了,我们还可以继续吃鱼喝酒,输了,可要葬身鱼腹罗!”

常遇春说:“主公何必叹息,陈友谅是我们手下败将,葬身鱼腹的是他!”

徐达说:“主公,当今天下形势。要么主公统一天下坐龙廷,要么陈友谅独霸天下,成则为王败则为寇,就在鄱阳湖这一仗。陈友谅无德无才,那配登九五之尊。为了主公得天下,为了黎民百姓免受战火之苦,从此安居乐业,我等愿随主公和陈友谅决一死战,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徐达的话,代表了众人的心思,诸将纷纷附和。有一个叫韩成的偏将,话说得急,不慎将鱼刺鲠在喉咙里,憋得红头胀脸的,朱元璋忙给他捶背,帮他把鱼刺咳出来。韩成感动得热泪盈眶,说:“主公,我愿替你去死!”朱元璋笑着说:

“韩成,别人都说你相貌长得像我,你怎能轻易说死呢?等打下江 山,你要随我一起享受荣华富贵呢!”朱元璋端起酒怀,说:“诸位兄弟,我朱某不才,没给你们带来大富大贵,这回我发誓,消灭陈友谅,一统天下后,我要在应天府大兴土木造功臣楼,让你们过神仙日子!”

众将领高兴得笑了起来,情绪空前高涨。这顿舟上酒宴,可以说是战前的小型誓师会。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鄱阳湖中的康郎山响起了阵阵战鼓。康郎山是陈友谅的临时指挥所,他三更就命令各船煮饭,将士们饱餐之后,他就指挥战舰向湖口移动。开始挑战了。陈友谅联结巨型战船为降,楼橹高十余丈,舰队一字儿排开,用铁链连在一起,竟有十几里长,像一座水上长城。而朱元璋的水军,却尽是些小船,一些将士被陈友谅的气势吓得脸色都变白了。朱元璋坐在指挥船里,镇定自如,他望望左右将士,忽然哈哈大笑,对刘基说:

“我看陈友谅真是呆头鹅,他将这么多大船首尾相接,这样不利于进退,要击破它是很容易的。”

刘基知道朱元璋故意这样说,是为了鼓舞士气,也就笑着说:“我还当陈友谅有多大本事呢,兵刃来交 ,就联舟自保了。这时若有勇士,披坚执锐,乘小船限他周旋,他的阵势立刻就大乱,大船上的人一个个会跌下湖里去喂鱼的!”两人一唱一和,把一些将士的惧怕打消了。

朱元璋见诸将都有了勇气,便命令徐达、常遇春、廖永忠等人分率20队船舰,向陈友谅出击。陈友谅哪里把这些小船放在眼里,命令联结在一起的大船齐头并进,其势如排山倒海,撞翻了一百多只小船。战斗第一天,朱元璋吃了败仗。第二天,朱元璋的指挥船冲在前面,组织各船队向大船放箭。

陈友谅发现了朱元璋的指挥船,便令骁将张定边围攻朱元璋,不惜一切代价将其活捉。正在和敌人酣战的徐达见情况不妙,连忙调转船队去保卫朱元璋。

朱元璋毫不畏惧,驾船灵活地指挥战斗。正当两军厮杀得白热化状态时,朱元璋的指挥船突然在一片沙滩上搁浅,船底像被胶住一样动弹不得。张定边大喜,高声叫道:“朱元璋跑不掉了,弟兄们,活捉朱元璋赏黄金千两”!

士兵们齐声呐喊,摇舻云集,把朱元璋团 团 围住。朱元璋指挥船上的将领宋贵、陈兆先等人,舍命抵抗,身中数十枪,先后倒毙在船头。眼看全船要当俘虏,朱元璋不由得害伯起来,背脊里冒出一阵阵冷汗。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相貌和朱元璋酷似的偏将韩成对朱元璋说:“宋贵、陈兆先都死了,为保主公脱险,我愿代死,请你快将战袍脱下,让我穿上。”朱元璋沉吟不答。这时,只听得敌军要朱元璋投降的呐喊一阵紧似一阵,流矢在船头乱飞,韩成焦急地说:“公主快听我的话脱下战袍,否则,全船将士都要同归于尽,大家都死去有什么益处呢?”

朱元璋不得已,只好脱下战袍,让韩成换上。韩成把朱元璋的幅子戴在头上,深情地对朱元璋看了一眼,说道:“主公自重,韩成去了!”

朱元璋很不忍心韩成去代死,但事在燃眉,不得不由他去。

韩成冲出船舱,站在船头,高声叫道:“陈友谅听着!我朱元璋今日败在你手里,只有一死。不要再为了你我俩人,劳师动众,让天下生灵无辜被杀戳了?我今日且让你威风,我认输了,你看你看..”说到看字,扑通一声,竟投入水中去了。

张定边以为真是朱元璋兵败自杀,连忙下令打捞尸体,好向陈友谅表功,攻势稍稍缓了下来。这时,徐达、常遇春等人听说朱元璋投水,拼命杀过来报仇,张定边只顾注意士兵打捞尸体,没防备常遇春拉弓搭箭,嗖地一箭正好射中他的额头。张定边一声惨叫,倒了下去,士兵们见主将受伤,顿时慌了手脚,无心再战,保护着张定边后退而去,徐达等人乘机向朱元璋靠扰,见朱元璋没有死,喜出望外,朱元璋命令士兵下水挖沙,推船脱离了浅滩,总算幸免于难,这时,时已日暮,朱元璋下令鸣锣收兵。

康郎山水战后,朱元璋冷静地考虑了全面情况,为了防止割据苏州的张士诚乘虚袭击基地应天府,他命令大将徐达回守应天府,及时作了正确、妥善的战略处置。后方安顿好后,他和军师刘基及诸将商议怎样才能挽回败局,夺取胜利。部将郭兴献计说:“三国时,诸葛亮破曹操的连环船,用的是火攻,我们何不用火攻破陈友谅的铁索连环船?”

朱元璋说:“这办法好。不过,火攻全仗风势,顺风正好,万一是逆风,岂不烧了我们自己的船!”

刘基在一旁笑着说:“主公放心,我观察天象好久了,今日黄昏便有东北风起!”

朱元璋大喜,说:“军师真是诸葛亮转世,借来东风!”他决定用火攻破敌。

黄昏,夕阳在水天之际慢慢西沉,晚霞洒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像铺了一湖金灿灿的绸缎。水鸟贴着水面在觅食,欢乐地叫着。湖面上吹起了东北风。朱元璋命令水军将领廖永忠、俞通海率水兵驾驶七条渔船出发。船上装满芦苇柴薪,中放火药,上置草人,伪装成水军将士,而真正的水兵则躲在草人下的挡板后面。再在各条船的船梢上系一只轻快小船,准备点火之后乘小船撤走。

七条渔船顺风顺水,向陈友谅的大船划去。陈友谅的哨兵站在高大的船头上,先是紧张了一阵子,后来见渔船上只有几个士兵持戈而立,也就松了口气,根本没把小渔船放在眼里,他们耐心地等待渔船靠近,以便活捉生擒。

有人把此事报告陈友谅,陈友谊赶到船头观察,发现渔船越驶越近,觉得可疑,忙命兵士射箭。谁知那渔船上的士兵直挺挺地站着,一个也射不到。等陈友谅发现那些士兵都是穿了盔甲的草人时,渔船已贴近大船。渔船上嗖嗖地抛过来数十只铁钩,牢牢地搭住大船。躲在挡板后的廖永忠、俞通海命令士兵将船中浸透了油渍的芦苇和火药硫磺点燃,然后,纷纷跳进船稍后的轻便小船,一溜烟似地撤走了。渔船里的芦苇火药烧起巨大的火焰,很快也把大船烧着了。陈友谅忙命士兵扑灭火焰,怎奈风急火烈,四面燃烧,几乎扑不胜扑。他们的大船都用铁链锁在一起,仓促间难分开,大火蔓延开来,全军乱作一团 。此时,常遇春率领的战船又从两边包抄过来,那船桅上用竹竿挑着一个怪物,形如百姓盛粮的大笆斗,用芦苇和布包扎,里面贮着火药和火蒺藜,名曰“没奈何”。等靠近陈友谅船只,点燃火线,烧断悬索,“没奈何”就落入敌船中爆炸,将船炸毁。陈友谅的战船四面燃烧,变成一条火龙。天色已黑,熊熊大火把鄱阳湖映得通红,胜似那夕阳晚霞。朱元璋不失时机地率战舰主力全面出击,大败陈友谅,烧毁对方巨型战舰数百艘,斩首二千余人。陈友谅的两个兄弟和大将陈普略均被烧死,他本人也被吓得惊慌失措,丧魂落魄。

陈友谅气得咬牙切齿,当夜与部下计议说:“朱元璋太狡猾,用火攻折我大军无数,此仇一定要报。我见他的座船,樯是白色的,明日出战,望见白樯,大伙全力围攻,杀了他方解我心头之恨。”部众领命。次日清晨,又一次水战爆发,双方酣战三、四个小时不分胜负。陈友谅指挥水军向有白樯的船进攻,谁知,朱元璋冲在前面的战船的船樯,统统是白色的,辨不出那条船是朱元璋乘坐的指挥船。这是刘基的计谋,目的是为了混淆敌人视线,保护指挥船。不过,既然是指挥船,总会露出蛛丝马迹,陈友谅还是找到了它,命令士兵瞅准指挥船放火炮。这一切被警惕地注视着敌方一举一动的刘基发现了,他跃起大声呼叫:“不好,主公快换座船!”朱元璋来不及细问,急忙跳上另一条船,但闻一声巨响,原先那船已被击碎。为了挽救危局,廖永忠、俞海通两位水军将领率领6 条战舰直插敌阵,他们攀登敌船,逢人便杀,见物就烧,一会儿就绕出了陈友谅军的舰队,竟然丝毫未受损伤。他们的骁勇,鼓舞了朱元璋所有将士,使他们勇气倍增,拼命围攻大船。陈友谅的战船高大,行动迟缓,经不住朱元璋将士杀一阵,烧一阵,很诀就垮掉了,士兵们不是被烧死,就是落水淹死。陈友谅至此,狼狈已极,亏得张定边拼命救护,才冲出重围。他只好收拾残余战舰撤退,不敢再战。

此后,两军开始对峙,谁也不轻易发动进攻。不久,陈友凉的两员大将又投降了朱元璋,内部不稳,力量更加削弱。陈友谅又气又恼,下令把战争中抓来的俘虏统统杀掉。朱元璋闻讯,却反其道而行之,将俘虏全部送还,受伤的还给敷上好药,从而大得人心。陈友谅军内部分崩离析。

两军对峙这一月之久,陈友谅舰队被困湖中,军粮殆尽,计穷力竭,危在旦夕。陈友谅妄图孤注一掷,从湖口突围,转入长江 ,再奔武汉大本营。

朱元璋早已严阵以待,陈友谅左冲右突打不开生路。朱元璋唯恐陈友谅逃走,亲自指挥追击。陈友谅边退边向朱元璋指挥船密集射箭,有一箭射中朱元璋的座椅,朱元璋下意识地惊叫一声。陈友谅以为射中了朱元璋,将头伸出船舱张望,被朱元璋部将郭英一箭射死。当朱元璋听到陈友谅中箭身亡时,高兴地说:“呆头鹅已死,天下安定矣!”

庆功时,朱元璋感慨万千地对军师刘基说:“这次大战,我们以20 万人马击败陈友谅60 万将士,何等艰险哟。如今虽是胜利了,我们却也损兵折将了十余万人,许多猛将壮士是为我而死的呀!要不是他们舍命搭救,我早已葬与鱼腹了。”说着,泪如泉涌。

本文由全球彩票注册平台|环球彩票app下载-首页发布于五福手势人工,转载请注明出处:血战鄱阳湖,鄱阳湖之战

关键词: